对话|高亭宇:我就是当今世界最强起跑,没有之一
二十出头,容易浮躁的年纪。但24岁的高亭宇沉得下心。

  北京冬奥周期,高亭宇很少出现在公众面前。用四年时间,他在做一件事——把平昌拿到的铜牌,换成金色。

  北京冬奥会速度滑冰男子500米赛场上,高亭宇以打破冬奥会纪录的方式,登上了梦寐以求的最高领奖台。

  四年前在平昌,中国男子速度滑冰首枚冬奥会奖牌,属于高亭宇;四年后在北京,中国男子速度滑冰首枚冬奥会金牌,属于高亭宇。

  念念不忘,终有回响。

  因为一双旱冰鞋,幼年的高亭宇与滑冰结缘。机缘巧合,似乎预示他注定为这项运动而生。

  竞技体育是条难走的路,父母本不愿让高亭宇受苦。但他的热爱与坚持,令他们由于心不忍转为无条件支持。

  以中国体育代表团旗手身份,高亭宇加冕冬奥会冠军。那个曾经偷偷学滑冰的男孩,让流传42载的旗手“魔咒”作古。

  步步登高,渊亭山立,声振寰宇。高亭宇对中新体育说,这枚沉甸甸的金牌,只是中国男子速滑的开始。

图为高亭宇在北京冬奥会颁发纪念品仪式上 中新社记者 毛建军 摄

  冬奥

  中新体育:回顾北京冬奥周期的备战,哪些经历令你印象最为深刻?

  高亭宇:与教练之间的相互信任,以及整个团队默默无闻地奉献。大家彼此包容,这些让我感触很深。每个人都在心无杂念地为我付出,我没有辜负他们的期望。

  夺得金牌后,大家紧紧拥抱在一起。当时感觉特别争气,中国人也可以做到。我们以全华班团队拿到奥运冠军,尤其是在作为基础的纯体能项目中,相当于(夏奥会)跑步或游泳。

  中新体育:如你所说,这枚金牌分量很重。速度滑冰是冰雪运动基础大项,但此前中国男子速滑底子薄弱,直到你出现,实现这一步大跨越。完成历史性突破的背后,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高亭宇:可能是我的伤病,再加上年龄。

  我们没有优势,想要达到国际水平,面临很多困难。在这一过程中,我们不断向该领域内的先进国家和顶尖选手学习,包括训练方法、医疗手段、后勤保障等方面。

图为高亭宇在颁奖仪式上。 中新社记者 李骏 摄

  中新体育:你是当今世界公认起跑最强的选手之一,这项技术如何练就?

  高亭宇:没有之一。至于秘诀,我认为是通过与教练组一起分析技术动作,逐步完善起跑的各种细节。

  我与教练组相互配合,磨合得非常好,所以起跑才会越来越快。以后,可能还会更快。

  中新体育:何时觉得,自己可以拿到这枚金牌?

  高亭宇:可能每个学生的梦想,都是清华、北大;而每个运动员的梦想,都是站在最高领奖台上。

  从开始训练那一天起,大家都想拿到最好的成绩。我想谁也不例外。

  中新体育:另一位冬奥冠军张虹为你颁发了金牌。冠军给冠军颁奖,有何感受?

  高亭宇:我希望可以给中国速度滑冰队起个好头,从而引领后辈,把队伍的精神和风格水平传承下去。

  期待年轻选手们今后能够突破自己,创造越来越多的纪录,拿到更多奖牌甚至金牌。

2月4日晚,举世瞩目的北京第二十四届冬季奥林匹克运动会开幕式在国家体育场隆重举行。图为中国代表团入场。 中新社记者 李骏 摄

  旗手

  中新体育:你是北京冬奥会中国体育代表团开、闭幕式双料旗手。回想这段经历,有何不同感受?

  高亭宇:成为开幕式旗手时,我其实心里非常忐忑。但既然选择了我,我就一定会把国旗舞得最好。旗开得胜,我和赵丹想为中国体育代表团开个好头。

  闭幕式,我更加释放。和桃姐(徐梦桃)策划“高”举中国“梦”的方案,也是为让国旗升到最高处。

  她知道我有腰伤,担心会加重伤势。我们排练了一次,感觉可以就执行了。

  进入“鸟巢”时,我听到了大家的欢呼声。我们走在最前面,现场氛围立刻热烈起来。

  让全世界看到我们的国旗,这是很开心的一件事。祖国越来越强大、越来越好,我非常骄傲与自豪。

图为高亭宇庆祝胜利。 中新社记者 李骏 摄

  中新体育:双料旗手是莫大的肯定。在你的成长过程中,天赋和努力,哪个扮演的角色更重?

  高亭宇:2对8,努力更重要。

  男子速滑这个项目,与百米在田径中的位置一样。纯体能竞技,还是那边(欧美)选手较强。中国运动员达到顶尖水平非常难,我们没有任何优势。

  但我想挑战最难的事,想把它做到极致,一步一个脚印去实现。

  这里没有任何捷径可走。我跟自己比,跟时间比,跟身体极限比。

  希望这枚金牌,可以令年轻选手不要好高骛远,而是脚踏实地去做这件事。中国速度滑冰会发展得越来越好。

图为高亭宇在比赛中。 中新社记者 李骏 摄

  生活

  中新体育:听闻刚接触滑冰时,出于对你的担心,父母并不愿你成为职业运动员,为此你偷偷去上滑冰课。这属实吗?后来如何说服他们?

  高亭宇:是这样的。小时候非常喜欢滑冰,正好学校也有相关课程,我就一直在学校慢慢练。越练越喜欢,后来逐渐走向职业。

  之所以被爸妈发现,是因为我每天回家较晚。家人在正常放学时看不到我,就来学校找,发现我正在滑冰。

  我的父母非常开明。因为这是我兴趣所在,所以他们选择支持。至于伤病,我一般不会和家人说。自己治疗就好,不让他们担心。

  中新体育:赛场上的你风驰电掣,霸气尽显。生活中的你呢?严肃,幽默,还是会话比较多?

  高亭宇:都占一些,还是和熟络与否有关。东北人,基本都非常幽默。

  中新体育:除速滑外,还喜欢哪些运动?

  高亭宇:最近和教练、队友切磋过冰壶,既刺激又新颖。感觉能打中时,老是落空;感觉打不中时,偏偏又能击中。这种控制和在冰上的感受,与速度滑冰相比很不一样。

  此外,还有篮球、台球、羽毛球等。

  中新体育:平时如何放松自己?爱听谁的歌?

  高亭宇:有时间会追剧,看有趣的综艺。

  我很喜欢周杰伦,歌单里基本都是他的歌。平时爱听《夜曲》、《烟花易冷》、《一路向北》等,运动时喜欢《漂移》之类的。

  中新体育:介绍下你喜欢的美食吧。奶茶距离你是不是非常遥远?

  高亭宇:锅包肉、地三鲜、烤冷面(笑),我也喜欢吃海鲜。平时饮食方面,营养师会帮助我们平衡各种能量摄入。

  我可以喝奶茶,但是会胖,就不敢喝了。你瞅周杰伦,奶茶喝成啥样了(笑)?

图为高亭宇庆祝胜利。 中新社记者 李骏 摄

  未来

  中新体育:隔离期间在做什么,之后有何安排?

  高亭宇:因为后面可能还有比赛,所以这段时间在正常训练,保持住自己的竞技水平。

  隔离结束后,计划回家休息,调整一下自己。如果疫情情况允许,想和家人出去走走。

  学业方面,我会读研。具体专业还没选好,等之后会告诉大家。

  中新体育:伤病情况如何?对于未来周期,你有怎样的规划?

  高亭宇:现在伤已好了大半,还在持续治疗,处于逐渐康复的过程中。

  下一个四年,还是和北京冬奥周期一样。

  这两年以休整为主,成绩可能不会很好。对于一个奥运周期,前两年一定要做好铺垫与积累。平昌冬奥会之后,我销声匿迹3年多,到本赛季才逐渐展露出来。

  中新体育:天气逐渐暖和了。许多朋友希望减肥,你有好方法吗?

  高亭宇:管住嘴,迈开腿。

  迈开腿更重要,因为现在的年轻人太懒了,能不动就不动(笑)。

【编辑:王禹】

vik1lidsp